web analytics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變更密碼重寄驗證信線上客服Facebook登入

原標題:我要當妓女─從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66號出發論性工作者之工作權(下)
作者:子辛
 
 
三、系爭規定涉及人民工作權之限制
就有關系爭規定禁止性交易,究竟限制人民何種憲法上權利,主要有二種見解:其一主張涉及性自主權,其二主張涉及工作權。這兩說未必衝突,但本席較傾向後說立場,其中最重要的理由是,提供性服務以收取對價應認為是一種職業,而納入憲法職業自由之討論。蓋憲法第十五條職業自由所稱之職業,原則上只要是人民用以謀生的經濟活動即足當之,毋庸沾染太多道德或價值判斷的色彩,至於該職業應否管制或如何管制始為正當,則是後續的問題。就實定法的層面觀之,我國多年來一直存在特許的娼妓業,例如民國六、七十年軍中營區設有軍中樂園,部分縣市迄今仍存在領有執照的公娼,不論上述管制政策良窳與否,公娼既然是現行法制向來承認的職業,則更無認為性交易有本質上不能算是職業的理由。
在憲法職業自由的審查模式下,系爭規定全面處罰禁止意圖營利與人姦宿之行為(除各地方政府以自治條例所為之特許外),就該干預手段的性質觀之,乃全面排除人民選擇從事性工作的可能性,設定非個人努力所能達成的條件,應屬對人民選擇職業應具備客觀條件之限制,依本院釋字第649號解釋意旨,須為保護特別重要之公共利益,且所採之手段是否合乎比例原則,須採嚴格標準審查。
系爭規定所保護之性道德感情及抽象公序良俗,非屬上揭特別重要之公共利益,已如前述,茲不再贅。至於維護國民健康,及保護兒童青少年身心、避免滋生其他犯罪,避免人口販運等(為討論方便暫認屬系爭規定之立法目的),固不失為特別重要之公益,但為達成保護上開利益之目的,較諸全面處罰性工作者,至少有一種相同有效(甚至更有效),但對之侵害更小的管制措施存在,是系爭規定不符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必要性之要求。
其實,如果立法者不是採取全面禁止的手段,而是合目的性地鑑於政策需要,對從事性工作之方法、時間、地點等執行職業之自由,予以適當限制,則由於—根據職業自由的三階理論—此類管制手段性質上屬寬鬆之合理審查的範疇,立法者反而能獲取更大的政策形成空間,一得一失之間,何者明智,已不言可喻。
 
四、結語
處罰性工作者對其帶來的不利益,不只是裁罰所致之財產自由限制而已,系爭規定使性工作者,除合法的公娼外,均成為警察取締、法令責難的對象。使其在面對性工作原有的職業風險之餘,如不幸遭到經濟剝削、暴力威脅或人身侵害,也因該工作的違法性,而一併被剝奪向公權力求助的機會,並須時時忍受公權力的查緝甚至騷擾,違警之前科紀錄也造成選擇其他行業的困難。此外,系爭規定在我國實際的執法經驗,亦顯示對性工作者的查緝及處罰,帶有階級歧視的色彩。

 

列印
請參考本篇文章的寫作日期,如有修法或異動,請以最新訊息為主。
 
 
延伸閱讀
區分所有權與分別共有之析辨
作者 :台北保成2014-07-15 瀏覽次數(328)
 
最高法院102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一)
作者 :台北保成2014-07-15 瀏覽次數(729)
 
大法官會議解釋第704號解釋-★★★★
作者 :店小二2013-11-02 瀏覽次數(355)
 
 
我要留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試看影片
精選活動
法律新聞雜誌第149期
韋伯的拆解政治學
法學不可大意
歷史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