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變更密碼重寄驗證信線上客服Facebook登入

壹、序言─證交法20條之立法沿革與爭議
 
證交法20條規定:「(I)有價證券之募集、發行、私募或買賣,不得有虛偽、詐欺或其他足致他人誤信之行為。(II)發行人依本法規定申報或公告之財務報告及財務業務文件,其內容不得有虛偽或隱匿之情事。(III)違反第一項規定者,對於該有價證券之善意取得人或出賣人因而所受之損害,應負賠償責任。(IV)委託證券經紀商以行紀名義買入或賣出之人,視為前項之取得人或出賣人。」而違反本條第2項,民國95年修法時以「財務報告及有關財務業務文件內容有虛偽、隱匿情事,相關人員所應負擔之賠償責任有其特殊性,且與第一項所規範之行為主體不同」為由,將有關財務報告或財務業務文件不實所應負擔之民事賠償責任規定移列至第二十條之一另予規範。
 
又證券經紀商以「行紀」受託買賣時,證券經紀商須自為買賣之直接當事人,而非委託人。故20條4項之立法意義則在於,若買賣有虛偽、詐欺等情事而符合本條之要件時,避免產生委託人無法逕行向侵權行為人請求賠償訴訟之不便。
 
再者,77年以前第一項之文字原為:「募集、發行或買賣有價證券者,不得有虛偽詐欺或其他足致他人誤信之行為。」條文中之「者」字引發實務及學說上產生本條項究為侵權責任抑或契約責任之爭議。採契約責任說者,認為本條項之責任主體應限於「實際」為募集、發行或買賣有價證券之人,而未及於第三人;採侵權責任說者,則認為本條項之責任主體,應係指與募集、發行或買賣有價證券「有關」者皆屬之,不限於發行人。77年修法時,已明確改採侵權責任之看法(刪除「者」字);91年時則又增加「私募」之態樣。
 
然而20條1項之責任主體爭議,並未就此告一段落。實務見解雖已不再採取限於發行人之狹義見解,然卻依不同之理由,而將責任主體限於董監事、總經理之公司負責人、會計師之範圍(主要行為人)內,對於造成財報不實之相關人士(次要行為人),則將之排除在該條項之適用範圍外。此種解釋,明顯與文義解釋不符,實務是否有堅強的理論基礎,值得討論。
 
另外,20條2項之行為人主觀要件已明確規範在20條之1,而20條1項卻未明文規範行為人主觀要件為何。由於違反20條1項,除了民事責任外,同時存有刑事責任(證交法第171條),於刑法罪刑法定主義之要求下,必定限於故意始會有刑事責任(蓋過失犯以法條有明文者為限)。然而於民事責任下,實務見解則採取與刑事責任完全不同之解釋,而認為應採過失責任主義,甚至是無過失責任主義,而廣為學者所批評。
 
以下限於篇幅僅針對20條1項之責任主體是否及於次要行為人,以及次要行為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85條應負何種責任加以闡述之。
 
貳、問題緣起:
 
從20條1項之文義解釋,可知條文文字並未對責任主體作出限縮,然而實務見解卻認為20條1項之責任主體應予限縮,不及於次要行為人(主要行為人係指發行人及其負責人、發行人之職員曾在財務報告或財務業務文件上簽名或蓋章者、辦理財務報告或財務業務文件簽證之會計師;次要行為人則指除主要行為人以外之人,基於教唆、幫助之意思,而造成財務報告不實之相關人士)。其理由不外乎有兩種:第一、次要行為人並未參與財務報告之編制,自非20條1項之責任主體;第二、次要行為人並未在財務報告上簽名或蓋章,並非20條之賠償義務人。
 
而實務見解於20條1項,將次要行為人排除在責任主體外後,緊接著又依照民法第184條、第185條論述其責任是否構成,而對此實務見解並無一致的判斷,主要判斷的基準為是否符合因果關係。
 
若符合因果關係構成民法第184條、第185條,實務見解認為次要行為人即須與主要行為人負連帶責任。
 
學說見解則認為,20條1項並未將次要行為人排除在責任主體外;又實務見解既然在民法第184條、第185條可以以因果關係作為判斷基準,為何在證交法20條1項不能作出相同之判斷基準?且依20條1項、3項,證交法在立法政策上已做出不須負連帶責任之價值判斷,不應再依民法185條而令彼等再負連帶責任。
 
參、實務見解觀察
 
一、高雄地院91年重訴447號民事判決
 
(一)次要行為人之行為:E、U二人均為立大公司業務部人員,而其等有將向客戶收取之款項二千五百十九萬餘元交與董事長戊使用等情。
 
(二)原告主張:此等侵占情事並未於財務報告中為允當之表達揭露。
 
(三)爭點一:E、U二人是否為證交法20條所規範之對象?
 
「E、U二人,僅為立大公司之業務部職員,並非董事或監察人,亦未參與應如何編製財務報告之最後決定,自非依證交法第二十條規定應負賠償責任之人。」
 
(四)爭點二:E、U二人是否應依民法184、185條負責?
 
「其二人並非立大公司之董事或監察人,對財務報告並無任何編製審核之權限,復未參與各該次董事會,而董事長戊等人於取得上開貨款後,就財務報告之內容將為如何之說明,顯非其等所能知悉或決定。又「對立大公司負損害賠償責任」,與「與立大公司負連帶賠償責任」,二者並不相同,本件原告係主張因信賴財務報告之真實性而受有損害,則其因果關係應僅限於因財務報告不實所致之損害,E、U二人既無編製審核財務報告之權限,縱其有幫助董事長戊為挪用侵占款項之行為,而應「對」立大公司負損害賠償責任,但對原告所受之損害,因無編製審核財務報告之權責,故無因果關係可言,自無庸「與」立大公司負連帶賠償責任。」

 
本文由台北保成授權刊登  版權為授權單位所有,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連結、發行或刊登他處,以免觸法。
 

列印
請參考本篇文章的寫作日期,如有修法或異動,請以最新訊息為主。
 
 
 
我要留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試看影片
精選活動
法律新聞雜誌第149期
韋伯的拆解政治學
法學不可大意
歷史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