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變更密碼重寄驗證信線上客服Facebook登入

本文收錄近期的刑事訴訟法重要實務見解提供給同學快速瀏覽觀看。包含101年台上字第4638號判決、101年台上字第4605號判決、102年台上字第2622號判決,重點內容解析。


參、102年台上字第2622號判決

※102年台上字第2622號判決

…(二)、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規定之傳聞例外,乃基於當事人進行主義中之處分主義,藉由當事人等「同意」之此一處分訴訟行為與法院之介入審查其適當性要件,將原不得為證據之傳聞證據,賦予其證據能力。本乎程序之明確性,其第一項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者,當係指當事人意思表示無瑕疵之明示同意而言,以別於第二項之當事人等「知而不為異議」之默示擬制同意。當事人已明示同意作為證據之傳聞證據,並經法院審查其具備適當性之要件者,若已就該證據實施調查程序,即無許當事人再行撤回同意之理,以維訴訟程序安定性、確實性之要求。此一同意之效力,既因當事人之積極行使處分權,並經法院認為適當且無許其撤回之情形,即告確定,即令上訴至第二審或判決經上級審法院撤銷發回更審,仍不失其效力。本件原審執為論罪依據之通訊監察譯文俱經上訴人及其辯護人於原審準備程序時明示同意該證據作為證據使用(見原審卷第三三頁反面),復經原審審酌該等證據製作時之情況,並無違法不當之情事,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認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第一項之規定,該證據資料有證據能力,且原審審理時亦已就上開證據為調查辯論,俱有相關卷證資料可憑,何況上訴人原審已坦承該通訊監察譯文所載內容確係其所為之對話(見原審卷第三四頁反面),依上開說明,上訴人及其辯護人自不得於事後任意撤回同意,於本院再行爭執上揭通訊監察譯文之證據能力。是上訴人上訴意旨(一)尚非依據卷內資料所為之指摘,難認係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三)、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一條免於自陷入罪之拒絕證言權,必先有具體問題之訊問或詰問,始生證人如陳述證言,可能因揭露犯行而使自己或與其有一定身分關係之人受刑事訴追或處罰之危險。從而主張免於自陷入罪拒絕證言之證人必須接受訊問或詰問後,針對所問之個別具體問題,逐一分別主張此項特權,再由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三條第二項規定為許可或駁回之處分,不得泛以陳述可能致其或一定身分關係之人受刑事訴追或處罰為由,概括行使拒絕證言權,拒絕回答一切問題。又同一案件之同一證人,雖於同一程序之同一期日經多次訊問,僅需於該期日具結一次即可,其先前具結之效力,自及於其後所為之證言。…

一、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規定之傳聞例外

(一)、§159-5第一項

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者,當係指當事人意思表示無瑕疵之明示同意而言,以別於第二項之當事人等「知而不為異議」之默示擬制同意。

(二)、適當性的審查

法院辦理刑事訴訟案件應行注意事項§93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雖不符刑訴法第一五九條之一至一五九條之四之規定,惟當事人於準備程序或審判期日仍以言詞或書面明示同意以其陳述作為證據時,則法院可審酌該陳述作成時之情況,於認為適當之前提下,例如:證據之取得過程並無瑕疵,其與待證事實具有關連性、證明力非明顯過低等,賦予其證據能力。 又基於訴訟程序安定性、確實性之要求,若當事人已於準備程序或審判期日明示同意以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作為證據,而其意思表示又無瑕疵者,不宜准許當事人撤回同意:但其撤回符合下列情形時,則不在此限:(一)尚未進行該證據之調查。(二)他造當事人未提出異議。(三)法院認為適當。至於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訴法第一五九條第一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卻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亦視為有將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作為證據之同意。為避免發生爭執,法院得在審判前之準備程序,將此擬制同意之法律效果告知當事人,促其注意。(刑訴法一五九之五)

二、可否概括拒絕證言?

區分哪種拒絕證言權利而定。

若是主張§180身分關係的拒絕證言,則可以概括行使;若是主張§181不自證己罪的拒絕證言,不得概括行使,必須問到具體可能涉及自己犯罪的情形,才可以就該特定問題行使。


文章來源:刑事訴訟法─近期重要實務見解速覽~台北保成

本文由 台北保成 授權刊登  版權為授權單位所有,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連結、發行或刊登他處,以免觸法。

列印
請參考本篇文章的寫作日期,如有修法或異動,請以最新訊息為主。
 
 
延伸閱讀
2013台北保成重要釋字講座-文字精華摘要
作者 :Eunice2013-08-01 瀏覽次數(1138)
 
 
我要留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試看影片
精選活動
法律新聞雜誌第149期
韋伯的拆解政治學
法學不可大意
歷史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