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變更密碼重寄驗證信線上客服Facebook登入

本文收錄近期的刑事訴訟法重要實務見解提供給同學快速瀏覽觀看。包含101年台上字第4638號判決、101年台上字第4605號判決、102年台上字第2622號判決,重點內容解析。


貳、※101年台上字第4605號判決

※101年台上字第4605號判決

惟查:(一)刑事訴訟法於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時,基於共犯之自白,如同共同被告之自白,難免有嫁禍他人而為虛偽供述之危險性,乃將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修正為「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九十五年七月一日修正公布施行之刑法,將原第四章章名「共犯」修正為「正犯與共犯」,但刑事訴訟法並未隨之修正,是以同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所稱「共犯」一詞,仍應指共同正犯、教唆犯及幫助犯而言,不受刑法第四章章名修正之影響。關於「共犯」一詞,在學理上有「任意共犯」與「必要共犯」之分,前者指一般原得由一人單獨完成犯罪而由二人以上共同實行者,當然為共同正犯;後者係指須有二人以上之參與實行始能成立之犯罪,依其性質,尚可分為「聚合犯」與「對向犯」。其二人以上朝同一目標共同參與犯罪之實行者,謂之「聚合犯」,如刑法分則之公然聚眾施強暴、脅迫罪、參與犯罪結社罪、輪姦罪等是,數人之間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仍屬共同正犯之範疇;至於「對向犯」則係二個或二個以上之行為者,彼此相互對立之意思經合致而成立之犯罪,如賄賂、賭博、重婚等罪均屬之,因行為者各有其目的,各就其行為負責,彼此之間無所謂犯意之聯絡或行為之分擔,本質上並非共同正犯,故無上開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共犯」之適用。而行賄者指證公務員行求、期約或收受賄賂,雖非屬明文規定之共犯(共同正犯、教唆犯、幫助犯),但因自首或自白向公務員行求、期約或收受賄賂者,依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五項得邀免除其刑或減輕其刑之寬典,因而有關行賄者指證公務員行求、期約、收受賄賂之陳述,本質上亦存在較大之虛偽危險性,為擔保其陳述內容之真實性,基於相同法理,仍應認有補強證據之必要性,藉以限制其證據價值。而所謂補強證據,則指除該不利於己之陳述本身之外,其他足以證明所陳述之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

一、爭點所在

我們知道刑事訴訟法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也就是如果有其他共犯所為的不利被告之陳述,基於共犯之間很可能會有推諉卸責、裁贓嫁禍的危險,立法者認為此時不應該以共犯的陳述當作有罪判決的唯一證據,仍需要調查其他補強證據。

而這裡刑訴「共犯」的定義基本上是與實體法的共犯定義相對應的,也就是包含了共同正犯、教唆犯和幫助犯。但是共犯在通說的體系下又有「任意共犯」與「必要共犯」之分。任意共犯指的是該罪的性質本質上一個人就可以完成,譬如:殺人,很難想像一定要兩個人以上才殺得了人,(你看小布希一個人還不是殺了很多人);而「必要共犯」則是一定要多數人才可能完成該項犯罪,譬如:賄賂罪,本質上一定要有多方的參與者。而「必要共犯」又可分為「聚合犯」與「對向犯」。聚合犯始指數人之間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仍屬共同正犯之範疇;但是,「對向犯」則係二個或二個以上之行為者,彼此相互對立之意思經合致而成立之犯罪,因行為者各有其目的,各就其行為負責,彼此之間無所謂犯意之聯絡或行為之分擔,本質上並非共同正犯。

我們用簡單的話來講就是:共犯可分為任意與必要共犯兩者,而必要共犯又可分為聚合和對向犯,其中對象犯因為行為者各有其目的,彼此之間無所謂犯意之聯絡或行為之分擔,所以通說認為它根本不屬於共犯。不屬於共犯在刑事訴訟法會產生何種結果?這嚴重了,就會變成不屬於§156二項的共犯,因此就不需要補強證據。舉個例子:甲賄賂乙,出包兩個都被起訴了,若甲說了不利於乙的證詞,因為賄賂罪屬於對象犯,不屬於共犯,這樣就變成毋須補強證據。

最高法院對此認為,就算是對象犯的情形,本質上亦存在較大之虛偽危險性,為擔保其陳述內容之真實性,基於相同法理,仍應認有補強證據之必要性,藉以限制其證據價值。


文章來源:刑事訴訟法─近期重要實務見解速覽~台北保成

本文由 台北保成 授權刊登  版權為授權單位所有,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連結、發行或刊登他處,以免觸法。

列印
請參考本篇文章的寫作日期,如有修法或異動,請以最新訊息為主。
 
 
延伸閱讀
2013台北保成重要釋字講座-文字精華摘要
作者 :Eunice2013-08-01 瀏覽次數(1145)
 
 
我要留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試看影片
精選活動
法律新聞雜誌第149期
韋伯的拆解政治學
法學不可大意
歷史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