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變更密碼重寄驗證信線上客服Facebook登入

【相關意見書彙整】

【李震山大法官協同意見書】

1.李大法官首先闡述「審判獨立」之真義,其認為:「『審判獨立』」的自身並非目的,人民方是目的,『審判獨立』與人民基本權利保障,特別是與『訴訟權保障』之間,因而存在的是手段與目的之關係。」且進一步指出「審判獨立」實有三大面向,即(1)法官身分獨立、(2)法官之事務上、職務上、功能上獨立、(3)法官之內在獨立,惟本號解釋僅限於軍事審判官之身分獨立,甚為可惜。

2. 為體現「審判獨立」,李大法官認為現行憲法規定係將法官免職作為「憲法保留」事項,經由法院、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或職務法庭,依司法正當程序而為裁判或議決。惟本號解釋似乎認為,只要有經過正當法律程序,亦得經由行政程序免職,然此一結果又與本件解釋所標舉的「應就審判官之身分而有特別考量」的核心理念有相當落差,實非可取。

3. 尚且,本件解釋不啻間接承認,軍事審判法第十二條第一項概括規定:「軍法官非依法律不得免職」可能為合憲,亦即肯認法律得相異於憲法第八十一條規定,自行決定軍事審判官免職之事由,此舉無異是將「憲法保留」降格為「法律保留」。

 

【蔡清游大法官協同意見書】

1.蔡大法官認為,縱使軍事審判官並非憲法第81條所指之法官,但為讓其得以貫徹審判獨立,自得參酌憲法第81條規定之精神,以保障其身分。

2.然而現行軍事審判法之規定,並未對軍事審判官於如何之情形,始得加以免職,加以明文規範,致軍事審判官和一般軍官適用相同規範,對其身份實有不周。未來應以法律詳加規範,以嚴謹對待軍事審判官免職之要件。

3. 蔡大法官亦藉由觀察我國法對法官任用資格之制度(即候補法官、試署法官、實任法官),認為對於尚未經核准得服役至最大年限(齡)之軍事審判官部分,法律仍應設有不適任得予淘汰之機制。

 

【羅昌發大法官協同意見書】

1.羅大法官贊同以「學識能力、敬業精神、裁判品質及品德操守」作為法官淘汰的原則,蓋身分之保障並非絕對,在保障其獨立審判的前提下,為使人民訴訟權獲得充分保障,以法律制定適當淘汰機制及程序,應為憲法所許。然「學識能力、敬業精神、裁判品質及品德操守」等事由未必均與「受刑事或懲戒處分或監護宣告」之程度相當。此等事由,應比照憲法第81條後段有關停職的規範,亦即如以法律規定其具體不適任軍事審判職務之事由及明確構成要件,且其程序符合正當法律程序,即應可作為淘汰不適任軍事審判官之理由。(此部份論述亦和【湯德宗大法官協同意見書】若干部份相符)

2.      另外,羅大法官亦指出,憲法第十六條所保障之訴訟權,應包括人民「受公平審判之權」及享有由「符合相當資格與素質之審判者」進行審判及審判過程應符合「相當品質」。而軍事審判體系置於國防部之下,本質上即易造成訴訟外因素直接或間接干預或影響審判的情形;且在國防部體系下,軍事審判官之選任與養成的過程,本質上即不易與在司法體系下法官之選任、養成過程及素質的維持與增進的嚴謹性與完整性相當。將來應積極研究將軍事審判體系回歸司法體系之相關問題及可行步驟,使軍人所受的審判品質與一般人民相當,以維護軍人受憲法所保障的訴訟權。

 

【湯德宗大法官協同意見書】

1.在程序上大法官會議是否應受理上,湯大法官認為本案件介於「應受理」與「應不受理」之間的案件。質言之,本件聲請人既未依限期申請志願留營,無異於放棄續任軍事審判官之機會(主觀權利),與申請未獲核准,致不克續任軍事審判官的情形不同。嚴格言之,尚不能認為其憲法上所保障之服公職權或工作權遭受侵害。然,因本件所涉問題-軍事審判官應否為憲法第81條之法官,而享有終身職保障,以及軍事審判官應否概以文職任用--具有憲法上之重要性,而有解釋釐清之價值。

2. 至於「軍法審判是否需完全改隸於司法院」此一議題,湯大法官認為此為民選政治部門應為之抉擇,並應就其抉擇向選民負起政治責任。蓋將軍法審判完全改隸於司法院,並使軍法官概為憲法第80條與第81條之文職法官,雖然並非憲法所不許,惟「非憲法所不許」畢竟不等於「憲法所要求」,釋憲機關應謹守釋憲分際,避免攘奪立法權。

3.湯大法官認為,所謂「上開類型軍事審判官亦應享有一定之身分保障」,應指:「軍事審判官固不以終身職為必要,仍應享有適當之身分保障,非受刑事或懲戒處分、監護宣告,或有法律列舉之不適任審判之原因,並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免職」。

 

【蘇永欽大法官不同意見書】

1.蘇大法官首先指出軍事審判應在憲法所定司法體制下運作。詳言之,依體系解釋方法,憲法規定第9條不會被當成司法體制章的「特別規定」,亦即得對現役軍人行使的軍事審判權,應該也要符合、而不能牴觸憲法第77條至82條,以及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之規定。(蘇大法官認為軍事審判仍應在現行的司法權之範圍內,而非化外之民!)

2.進而蘇大法官推論,現役軍人既是人民,而應受到憲法第8條、第16條的保障,為現役軍人設置的軍事審判制度,其行使審判權的機關當然就是第8條的法院,作為其成員的軍法官當然就是憲法上的法官,在職務上應該獨立,不得受到干預,有憲法第80條為其依據,在身分上則應受到憲法第81條的保障。

3.然而蘇大法官認為,軍法官不受法官終身職保障仍有解釋空間。其認為,基於憲法第8條、第16條在憲法價值上的重要性,相對而言,憲法第80條的審判獨立反而應視為落實此一價值的工具原則,而憲法第81條有關法官身分保障的規定更只是落實憲法第80條的審判獨立之工具制度。故而,立法者在一定情形,不排除創設出某種法官因事物本質而可不需要受到第81條的身分保障,只要同樣能乃至更能落實憲法第80條的獨立審判原則,也同樣能或更能落實人民的訴訟權保障,對此類法官排除第81條的身分保障,便不構成違憲;此從律師懲戒覆審委員會之成員、試用法官並無身份上保障可知。

 

【陳新民大法官協同意見書】

1.陳大法官認為,欲解決本案問題以及軍事審判權歸屬之上策,應明白確定軍法官屬於憲法意義的法官,不僅其身分保障應完整與周全,同時,亦應適用憲法第80條、第81條規定。目前之軍事法院應當回歸到司法院的體制,不論是類似行政法院的方式,成立司法院軍事法院,或是在最高法院以下設置軍事法庭,皆可為立法選項。如此一來,可將所有的軍事審判納入國家司法院及所屬之司法權之下。同時,也可對於身為軍人之國民訴訟權提供最周詳之保障。

2.陳大法官亦認為,本號解釋之標的過於狹窄。其指出,本號解釋多數意見在「解釋對象」方面已經極度限縮後,復對於違憲審查範圍,不積極論究影響所有軍法官身分保障與行使審判權獨立最重要的「最大服役年限」的違憲問題,反而反其道而行,更進一步地嚴格限制在留營申請的「核准程序」之上,認為應比照一般公務員懲戒事宜所必須遵守的正當法律程序而已。結論上陳大法官認為,應儘速建立軍法官文職化。


文章來源:台北保成 大法官會議解釋第704號解釋-★★★★

重要版權宣告本文由 台北保成 授權刊登  版權為授權單位所有,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連結、發行或刊登他處,以免觸法。

列印
請參考本篇文章的寫作日期,如有修法或異動,請以最新訊息為主。
 
 
延伸閱讀
2013台北保成重要釋字講座-文字精華摘要
作者 :Eunice2013-08-01 瀏覽次數(1138)
 
 
我要留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試看影片
精選活動
法律新聞雜誌第149期
韋伯的拆解政治學
法學不可大意
歷史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