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變更密碼重寄驗證信線上客服Facebook登入

本文收錄近期的刑事訴訟法文獻整理內容,包含李榮耕教授、吳耀宗教授、吳巡龍檢察官等近期刊載於台灣法學雜誌的著作重點整理

 

肆、筆錄未簽名之證據能力 @吳巡龍檢察官 2013.04.15台灣法學

一、要點

執法人員應於其所製作之文書或筆錄簽名,此屬證據取得後文書製作法定程式,無關乎正句取得過程適法與否。因此未經訊問人或製作人簽名之筆錄,非無證據能力。
受訊問人未在筆錄簽名,若是因訊問筆錄之記載不實或非出於任意性,而拒絕簽名;或受訊問人並未簽名,書記官亦未記明其事由,又無其他事證足資證明曾製作該內容之筆錄時,致該筆錄真實性或任意性無法證明,應無證據能力。若受訊問人無故拒絕簽名,或未經許可,逕自離庭,致檢察官未及命其簽名,倘書記官已記明其事由,並有事證足資證明曾製作該內容之筆錄時,則該筆錄雖未經受訊問人簽名,仍應有證據能力。

二、實務見解

九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九六號判決:

「…惟查:(一)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之規定,係對於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其他違反法定程序蒐得各類證據之證據能力如何認定,設其總括性之指導原則。其規範目的在於要求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於蒐求證據之初始與過程中,應恪遵程序正義,不得違法侵權。如有違反,於個案審酌客觀權衡之結果,或將導致證據使用禁止之法效。至於蒐得證據之最後,由執行職務之公務員製作之文書,除刑事訴訟法有定其程式,應依其規定外,依同法第三十九條之規定,均應記載製作之年、月、日及其所屬機關,由製作人簽名。此屬證據取得後文書製作法定程式之遵守,無關乎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係規定證據取得過程(程序)適法性之認定。公務員製作之文書未經製作人簽名,除本法有特別規定(如第四十六條)外,是否無效或係不合法律上之程式而得命補正,抑屬證據證明力之問題,由法院就文書之性質(意思文書或報告文書),視各個情形自由判斷。本件原判決引用本院三十一年上字第四七八號判例意旨:「未經訊問人或製作人簽名之筆錄,不過證明力較為薄弱,並非絕無證據能力,該筆錄記載之內容是否可採,仍應由事實審法院自由判斷,不能以其採用為違法。」據以說明董智泰上揭警詢筆錄末頁雖未有詢問人及製作人之簽名,而不符程式,然依各該筆錄首頁已載明筆錄名稱、詢問時、地、案由及詢問人之職別姓名、受詢問人之姓名、年籍資料等外觀形式,以及詢問人已踐行權利告知等事項,顯然已足認係司法警察依法行使職務所製作之詢問筆錄無誤,尚不能僅因詢問人或製作人於蒐得供述證據之最後,未於詢問筆錄末頁簽名,遽以否定其(報告文書)證據能力等由(按:此之證據能力與傳聞例外之得為證據者無關),經核並無不合。…」

九十七年度台上字第四三二0號判決:

「…經查:(一)未經訊問人或製作人簽名之筆錄,不過證明力較為薄弱,並非絕無證據能力,該筆錄記載之內容是否可採,仍應由事實審法院自由判斷,不能以其採用為違法(本院三十一年上字第四七八號判例參照)。公務員製作之文書未經製作人簽名,除刑事訴訟法有特別規定(如刑事訴訟法第四十六條)外,是否無效或係不合法律上之程式而得命補正,抑屬證據證明力之問題,由法院就文書之性質(意思文書或報告文書),視各個情形自由判斷。上訴人已於警詢筆錄有關詢問是否同意於九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凌晨四時三十分接受警詢之問題處,親自簽名及按捺指印以表示同意,並於製作完成之警詢筆錄親自簽名及按捺指印,其所為陳述亦未見有混亂不清之情(見偵查卷第十二頁至第十六頁),難認其有不同意於夜間詢問及精神不濟而無由適切陳述等情況。又警詢筆錄末頁雖未有詢問人及製作人之簽名,而不符程式,然該警詢筆錄首頁已載明筆錄名稱、詢問時、地、案由及受詢問人之姓名、年籍資料等外觀形式,以及詢問人已踐行權利告知等事項,顯然已足認係司法警察依法行使職務所製作之詢問筆錄無誤,而證人江仲達於第一審證述:上訴人之警詢筆錄係伊詢問,由警員吳仁成擔任紀錄,忘記在警詢筆錄簽名等語(見原審卷一第一三九頁),尚不能僅因詢問人或製作人未於詢問筆錄末頁簽名,遽為否定其證據能力。…」

一○一年度台上字第四四三五號判決:

「…(二)訊問被告、自訴人、證人、鑑定人及通譯所當場製作之筆錄,應命受訊問人緊接其記載之末行簽名、蓋章或按指印,刑事訴訟法第四十一條第四項定有明文。該規定之目的,在於保證筆錄記載之正確性,避免製作人於受訊問人簽名、蓋章或按指印後,任意增添字句於空白之處所,而影響筆錄之正確性。而所謂「緊接其記載之末行」簽名、蓋章或按指印者,倘受訊問人僅有一人,固指於該受訊問人筆錄最後一頁之末行簽名、蓋章或按指印,不得令其空白或以另紙為之;但如受訊問人有數人時,檢察官或法官於全部受訊問人訊問完畢後,始命簽名、蓋章或按指印者,其於該數人筆錄最後一頁之末行簽名、蓋章或按指印,是否得解釋為「緊接其記載之末行」簽名,固有疑義;惟數人筆錄中前後記載之文字間既未留有空白,或雖有空白而空白前後可辨明其文字之連結,無任意增添字句於空白處之可能者,仍應不影響筆錄之效力。又受訊問人之訊問筆錄若未簽名,固屬違背法定之程式,但其效力如何,應視情形而定。倘受訊問人係因訊問筆錄之記載不實或出於非任意性,而拒絕簽名,已經書記官記明其事由,並經查明屬實;或受訊問人並未簽名,書記官亦未記明其事由,復無其他事證足資證明曾製作該內容之筆錄時,該筆錄是否真實可信,即屬有疑,固均不得採為裁判之基礎;惟受訊問人若係無故拒絕簽名,或未經許可,逕自離庭,致未及命其簽名者,倘書記官已記明其事由,受訊問人於審理時復不否認曾製作該內容之訊問筆錄,而以證人身分受訊問者,並有受訊問人之具結證書在卷可考,則該筆錄雖未經受訊問人簽名,但既無不可信之情況,仍難謂該筆錄無證據能力。至該訊問筆錄內容之真實性如何,乃係證明力之問題,得由法院自由判斷。…」

 
本文由 台北保成 授權刊登  版權為授權單位所有,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連結、發行或刊登他處,以免觸法。

列印
請參考本篇文章的寫作日期,如有修法或異動,請以最新訊息為主。
 
 
延伸閱讀
2013台北保成重要釋字講座-文字精華摘要
作者 :Eunice2013-08-01 瀏覽次數(1138)
 
 
我要留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試看影片
精選活動
法律新聞雜誌第149期
韋伯的拆解政治學
法學不可大意
歷史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