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變更密碼重寄驗證信線上客服Facebook登入
151期-押票與鑑定留置票得否流用
法律新聞雜誌 / 2015-03-04

單元:時事借鏡‧考點分析
 
標題:押票與鑑定留置票得否流用?
 
作者:法 豆
 
民國92年刑事訴訟法證據章及鑑定節大幅翻修時,認為「為發見真實或正確適用法律,實務上時有將被告送鑑定之必要,惟如將被告送入醫院或其他適當處所鑑定,影響人身自由,自應依令狀執行,以保障其人權,爰明定鑑定留置應用鑑定留置票,並規定留置期間之限制、縮短及延長,鑑定留置之執行、處所變更及留置期間視為羈押日數等相關配套規定」1。惟目前實務均認為-倘如被告於案件偵查、審理程序中,業經法院裁定羈押,則其人身自由業已受到拘束,於羈押期間進行鑑定留置,僅為羈押處所之變更,對被告本身而言,並無任何因鑑定留置而剝奪或限制其人身自由之情形,是毋庸重新核發鑑定留置票;再者,被告經法院裁定羈押,其人身自由已受拘束,倘若仍須核發鑑定留置票,亦將發生刑事訴訟法第203條之4所明定「鑑定留置期間之日數,視為羈押之日數」,已進行中之羈押日數與留置期間日數是否重複計算及如何折抵之問題,即與該法第203條之4規定之立法旨意有所不符。問題是:一、羈押審查與鑑定留置之審查非必相同,且侵害之基本權本質上亦有不同(羈押侵害人民之人身自由;鑑定留置-留置侵害人民之人身自由、而鑑定則可能侵害人民身體不可侵犯性2),則得否以押票取代鑑定留置票?二、以押票取代鑑定留置票所取得之證據有無證據能力?
 
壹、押票、鑑定留置票流用我國實務運作模式
 
按「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於必要時,得使鑑定人於法院外為鑑定。」、「因鑑定被告心神或身體之必要,得預定七日以下之期間,將被告送入醫院或其他適當之處所。」、「前條第三項情形,應用鑑定留置票。但經拘提、逮捕到場,其期間未逾二十四小時者,不在此限。」、「鑑定留置票,由法官簽名。檢察官認有鑑定留置必要時,向法院聲請簽發之。」,刑事訴訟法第203條第1項、第3項、第203條之1第1項、第4項分別定有明文。而所謂因鑑定被告心神或身體之必要,預定七日以下之期間,將被告送入醫院或其他適當之處所,係指將被告送入醫院或其他適當之處所予以留置看管而剝奪或限制其人身自由,因此為嚴重干預基本權之強制處分,依刑事訴訟法第203條之1第1項、第4項之規定,除有該條第1項但書之情形外,不論被告是否同意接受鑑定留置處分,均須由法官簽發鑑定留置票,始得將被告送入醫院或其他適當之處所予以留置(刑事訴訟新制法律問題研討會提案第9號參照)。惟參以上開刑事訴訟法第203條之1第1項但書規定之立法意旨足徵,倘如被告於案件偵查、審理程序中,業經法院裁定羈押,則其人身自由業已受到拘束,於羈押期間進行鑑定留置,僅為羈押處所之變更,對被告本身而言,並無任何因鑑定留置而剝奪或限制其人身自由之情形。再者,被告經法院裁定羈押,其人身自由已受拘束,倘若仍須核發鑑定留置票,亦將發生刑事訴訟法第203條之4所明定「鑑定留置期間之日數,視為羈押之日數」,已進行中之羈押日數與留置期間日數是否重複計算及如何折抵之問題,即與該法第203條之4規定之立法旨意有所不符。是法官或檢察官如認對羈押之被告有實施鑑定留置之必要,自得逕行為之,要無再行核發或聲請鑑定留置票之必要3。又觀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102年上重訴字第772號判決:「本案羈押中的被告送醫院鑑定經數小時即結束,當日立即返回羈押處所,情狀與羈押法第22條戒護就醫的執行情形相似,並無變更羈押之處所之虞」意旨,羈押期間進行鑑定留置,即便有羈押處所之變更,對被告本身而言,並無任何因鑑定留置而剝奪或限制其人身自由之情形。倘無變更羈押之處所之虞,情狀與羈押法第22條戒護就醫的執行情形相似。基於前揭理由,倘被告已被羈押,則押票與鑑定留置票得予以流用。
 
 
 
《觀看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下方的附件》

[ 附件下載 ] (密碼為註冊信箱)
列印
本篇文章提供會員免費瀏覽全文,請立即 登入會員
(本篇文章不提供友善列印)
列印
請參考本篇文章的寫作日期,如有修法或異動,請以最新訊息為主。
 
 
延伸閱讀
法律新聞雜誌第151期-目錄
作者 :法律新聞雜誌2015-03-04 瀏覽次數(405)
 
151期-金融消費民事求償機制
作者 :法律新聞雜誌2015-03-04 瀏覽次數(217)
 
151期-律師選試科目之勞動社會法必學考點
作者 :法律新聞雜誌2015-03-04 瀏覽次數(583)
 
151期-公布法庭錄音、錄影內容該判刑嗎?
作者 :法律新聞雜誌2015-03-04 瀏覽次數(211)
 
151期-押票與鑑定留置票得否流用
作者 :法律新聞雜誌2015-03-04 瀏覽次數(352)
 
 
我要留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試看影片
精選活動
法律新聞雜誌第149期
韋伯的拆解政治學
法學不可大意
歷史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