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變更密碼重寄驗證信線上客服Facebook登入

標題:論國立大學教授與刑法授權公務員之關連-從最高法院102年台上字第1448號判決談起

作者:維簡

據報導,國立大學教授以不實發票申報研究經費的偵查活動越演越烈,檢調大規模的偵查行為,造成學界一片嘩然、風聲鶴唳,探究主要任務是教學和研究的國立大學教授,居然能被偵查機關認作是貪污治罪條例中的適格主體-公務員,理由應來自一個萬惡的判決-最高法院100年台上字第459號判決!此判決一出,學者們為文無數一面倒持反對見解,見解一面倒反對國立大學教授為刑法第10條第2項第1款後段的「授權公務員」,進而無法適用以重罰聞名的貪污治罪條例。而最高法院於近期,在廣納學者意見下,作出最高法院102年台上字第1448號判決,反對同院100年台上字第459號判決之見解,認為國立大學教授於不實申報發票請領研究經費時,並非刑法上的授權公務員,此一結論給見獵心喜的偵查機關一記迎頭痛擊,學界也稍稍鬆一口氣,然而,會有如同100年台上字第459號判決此種傍論產生,似乎是因我國對於刑法公務員的立法有所誤認,即使是最高法院102年台上字第1448號判決,亦未從保護法益的觀點出發作討論,只是將立法理由等文字貼上後作出比較正確的論理,是否能真正的對刑法上公務員定義作出正確的理解呢?

這期的文章就從最高法院102年台上字第1448號判決出發,先簡單介紹該判決後,指出該判決與現行立法仍有為德不卒之處,回歸規範目的重新探討刑法上公務員定義的落實與界定,請大家張大眼睛認真觀賞。

《觀看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 下方的附件》

列印
請參考本篇文章的寫作日期,如有修法或異動,請以最新訊息為主。
 
 
 
我要留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試看影片
精選活動
法律新聞雜誌第149期
韋伯的拆解政治學
法學不可大意
歷史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