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變更密碼重寄驗證信線上客服Facebook登入

標題:論權利領域理論與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的適用

作者:維簡

司法警察P偵辦一起超商持槍強盜案。P扣押超商監視錄影帶,從錄影帶發現甲涉有重嫌。檢察官以甲犯強盜罪且情況緊急而同意P緊急通訊監察(其後陳報法院,法院也補發通訊監察書)。P從監聽內容得知甲向乙表示要搶超商,因而向乙購得改造手槍一把。檢察官以甲持槍強盜為重罪而核發拘票,P即持拘票逕行拘提甲。P另以關係人身分通知乙到警局接受詢問。甲乙其後皆被提起公訴。乙案審判時,乙否認犯罪。乙辯護人R有三項主張:第一,P詢問乙時,未告知乙得行使刑事訴訟法第181條拒絕證言權,乙之陳述因而無證據能力。第二,P詢問乙時,有誘導詢問之嫌,乙之陳述無證據能力。第三,乙主張P以脅迫方式要乙供出甲犯罪事實,詢問時未錄音錄影,致無法發現P有無脅迫之事,乙之陳述仍屬無證據能力。甲案審判時,法官J傳訊乙為證人,乙合法行使刑事訴訟法第181條拒絕證言權,法官J即採乙向P所為陳述作為甲有罪證據之一。另外,法官J以監聽甲之監聽譯文內,乙所為之陳述非屬傳聞,亦有證據能力,而採為甲有罪證據之一。試評論辯護人R主張之合法性及法官J採證之合法性。【99年政治大學刑法組刑訴第二題】

《觀看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 下方的附件》

列印
請參考本篇文章的寫作日期,如有修法或異動,請以最新訊息為主。
 
 
 
我要留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試看影片
精選活動
法律新聞雜誌第149期
韋伯的拆解政治學
法學不可大意
歷史文章
˄